城读│托马斯·皮凯蒂新书《资本与意识形态》用数据揭示不平等如何改变意识形态
2019-09-21 14:37:08
  • 0
  • 0
  • 0

原创: Thomas Piketty  来源:城读

托马斯·皮凯蒂新书《资本与意识形态》用数据揭示不平等如何改变意识形态

如果说《21世纪资本论》改变了人们如何看待不平等,那么《资本与意识形态》将改变人们如何看待政治意识形态。

Sources: https://www.hup.harvard.edu/catalog.php?isbn=9780674980822

http://piketty.pse.ens.fr/files/Piketty2019Ecineq.pdf

https://promarket.org/thomas-piketty-new-book-brings-political-economy-back-to-its-sources/

2013年,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出版大部头著作《21世纪资本论》,厚达900多页,引起世界对日益增长的不平等的广泛关注,该书被翻译成40种语言,售出250万本。

6年后,2019年9月12日,托马斯·皮凯蒂在法国出版续篇《资本与意识形态》(Capital et idéologie),长达1232页,体量堪比《战争与和平》。英文翻译版预计将于2020年3月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

皮凯蒂个人网站提供该书的目录、简介、节选、附录数据和分析技术,都是法语版;像我一样不懂法语的同学,皮凯蒂个人网站上提供一个英文演讲幻灯片,介绍了新书的部分研究发现和理论讨论,一窥一二。

《资本与意识形态》秉承皮凯蒂一贯风格,大胆而创新的数据分析方法,采用全新的方式审视我们熟视无睹却不能准确定义的政党选举和选民构成,基于对世界多个国家长时段、详实的历史数据的分析(全书包含160幅图和10表格),大胆挑战既有关于政治、意识形态和历史的观点。皮凯蒂分析过去一千年支撑不平等的观念变迁,解释为何所谓左右之争的党派政治太过浅薄,不足以理解当今世界政治,并提出构建一个更为公平的经济体系的结构。

皮凯蒂认为,我们的经济并非一个自然的事实。市场、利润和资本都是不同选择造成的历史构建。皮凯蒂在书里探讨相互冲突的社会群体的物质与意识形态的互相作用如何产生了奴隶制、农奴制、殖民主义、共产主义和超资本主义等制度,从而塑造了数十亿人的生活。皮凯蒂认为,数百年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动力在于争取平等和教育的斗争,而不是像通常所认为的争取财产权和追求稳定。

1980年代以来世界进入极端不平等的新时代,导致进步脱离轨道,部分是出于反对共产主义的反应,但同时也是无知、知识专业化和走向死胡同的身份政治的后果。皮凯蒂提出一个新的“参与式”社会主义,建立在平等的意识形态、社会财产权、教育、知识和权力分享的基础之上。

1900-2015欧洲、美国和日本最高10%收入占比

1900-2017年富裕国家的最高收入所得税税率在降低

教育获得的不平等:父母收入越高,孩子上大学比例越高

本书分为四部分,第一、第二部分跨越时空,探讨历史上不同社会如何从意识形态上合理化不平等,第三、第四部分用一种全新的方式研究现代社会的政治分裂(political cleavages)。

皮凯蒂概括《资本与意识形态》的主要贡献有二:一是实证和历史分析发现,用自1940-1950年代以来至今的选举后民调数据,构建各国长时段、多维度选民构成的变迁,包括收入、财富、教育、年龄、性别、宗教、国别来源等。二是理论讨论,提出一个关于不平等、信念和再分配的二维模型,用于解释1)内部和外部不平等:垂直再分配vs身份的冲突;2)教育与财富不平等:教育精英相信教育相关的努力,而商业精英相信商业相关的努力。

全书最精彩部分莫过于对现代社会政治选举和选民构成的实证分析。皮凯蒂用各国长时段数据展示左派政党或者社会民主党如何从一个低教育、低收入阶层的政党转变为高教育、富裕中产或中上阶层的政党。某种程度上,传统左派政党之所以发生如是变化,是因为1950-1960年代社会民主议程成功地为出身寒微的人打开了教育和向上流动的可能性。

这些受惠于社会民主的人继续投票支持左派政党,但是他们的利益和世界观与他们教育水平较低的父母一辈渐行渐远,因此左派政党的内部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而这恰恰是左派政党早期政治和社会议程取得胜利的结果。皮凯蒂把他们称为“婆罗门左派(Brahmin left)”,而与之相对的保守的右翼政党,始终保持了“商人右派”的本色。

简而言之,精英阶层日益分化为高教育水平的“婆罗门左派”和更具商业头脑的“投资者”或“资本家”。这一分化,使那些错失教育和收入向上流动的人代表不足,他们构成了目前所谓“民粹主义”浪潮。皮凯蒂展示了长时段主要发达国家左派政党投票者教育、收入、财富构成的变迁,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所有国家都呈现出相同趋势。

全球化和移民(内部与外部不平等)以及教育扩张(教育与财产不平等)造成不平等的新的多维度的矛盾,导致战后左派vs右派政党体系的解体和多精英政治的兴起。

1950-1960年代,英法美左派政党的选民(英国的工党、法国的社会党、美国的民主党)主要来自低教育水平、低收入阶层,基于阶级的政治矛盾,政策以再分配为主;

1970-1980年代以来,英法美左派政党的选民构成逐渐转向高教育水平,促使了1990-2000年代多精英政党体系的形成:高教育精英投给左派政党,而高收入、高财富精英则投给右派政党,即知识精英vs商业精英,或者“婆罗门左派”vs商人右派。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再分配问题不再是中心议题。

其他群体感到被时代抛弃,可以解释民粹主义的兴起?选民构成的变化对应着二战后政党体系的逐渐解体,给未来留下许多未知数。

1948-2017法英美左翼选民变迁:从工人的政党转向高教育选民的政党

以法国为例,1956-2017年期间,左派政党的教育差距出现逆转:起初,教育水平越高的选民,越有可能投票给右派政党;而现在,教育水平越高的选民,越有可能投票给左派政党。

1958-2012年法国左派选民的收入构成

1974-2012年法国左派选民的财富构成

《资本与意识形态》深入不平等背后政治意识形态的变迁,并且提出逆转世界财富不平等的激进解决办法。例如:

  • 公司董事会应有一半席位由雇员组成
  • 股份持有者最多不能超过公司10%的投票权
  • 对最昂贵的房地产,征收高至90%的税收
  • 每个人25岁时可以分配到一笔13.2万的投资
  • 基于每个人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征收个人碳排放税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